锦生

巴登高中生恋爱事件始末

这里有一对很谐的早恋小情侣,ooc注意。

作者写得很开心。希望您也看得开心!

 

01.

从尼诺捡起那支笔,吉恩·欧塔斯的人生就咣叽一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吉恩从小就聪明,很聪明的那种。比同龄人先学会说话、客套、讨人欢心,好像也就理所当然地比同龄人先厌倦了说话、客套、讨人欢心。

 

高中很多同学忙着社团活动和人际关系的时候,他就差把“两耳不闻窗外事”写在脑门上了。欧塔斯同学通身带着自成一脉的高冷气质,端端地坐在无数小姑娘的心头。“吉恩·欧塔斯”这个关键词,和校园论坛上无数的告白帖是直接关联的——可惜正主儿从来不去看。他就这么金发碧眼地活在女生的爱慕和男生的羡慕里,悠悠闲闲毫不自知,日子过得好生快活。

 

可是如上所述,吉恩的神仙日子,在戴眼镜的同班同学捡起他那根笔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他抬起眼来,心里先咯噔了一下,嘴边的谢谢突然就说不出口了,脑子里蹦出一个大写加粗的红字:カッコイイ!!——啊啊抱歉不止一个。

 

不能怪吉恩还没记清同班同学的长相,毕竟按照世界传统,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的人是没有必要主动认识别人的。咦不对,好像还有别的原因。总之吉恩在这个熏风拂面、花香撩开教室窗帘的青春校园恋爱色调故事布景板里,如果不邂逅个什么突然降临的心动的话,那么这个制作组应当是很想收刀片了。

 

他瞪着尼诺,不说话;尼诺一颗心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爸爸我好紧张啊不过小王子近看更好看了不对应该说是比照片好看好看一万倍啊这么一想我刚才的动作是不是娴熟又流畅姿态极其优美丝毫没有破绽呢可是一直在他后面盯着他看真的好像痴汉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露出一个堪称人间绝景的温煦的笑,口齿清晰流利地念出在心里颠来倒去大概预习过一万五千三百八十二遍的自我介绍:“我叫尼诺,请多关照,吉恩。”

尼诺突然觉得吉恩的眼睛里,亮了起来。

啊,啊。这就是绳命与席望之光吧。——by 25岁高中生尼诺,遗言。

 

 

02.

 

离多瓦王国很远的地方有个文明古国叫做中国,这里有句老话叫做万事开头难。认识以后,两人的相处关系迅速向友達一路高歌猛进,在见过吉恩一方面家长之后更是里程碑式地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温馨mode:要说算男子高中生之间清新爽朗的友谊还不如说是腻腻歪歪的闺蜜——放课约会甜品店,随时随地拍照骗,小手偶尔牵一牵,天天都能见见面。

 

……啧啧啧,好诗好诗。

 

吉恩想到这的时候不禁一阵恶寒,往一旁的恶友身上瞧了瞧,他还在摆弄相机。察觉到视线,尼诺抬起头来回给吉恩了一个连眼睛都眯起来的笑。

 

吉恩心里咚地一声,避开了视线去看他手里的相机。就是这种飞一般dokidoki的感觉!他一边唾弃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开心的啦,一边绷紧了嘴角掩饰笑意。不行,得缓解一下情绪。于是吉恩开口准备尬聊:

“今天又拍了不少照片吧。不过说起来你好像一直只是在拍我而已啊。”

 

“我就是专攻人像摄影啊。何况要拍的话,总是要找美丽的事物作为对象,这一点应该没有疑议吧。”尼诺不愧比吉恩多吃了十年米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极其熟练,从来不用打草稿。

 

我要回家告诉妈妈,他撩我。吉恩不动声色地回过头去,另一边的左手已经悄悄攥紧了自己校服衬衫的下摆。

尼诺这个人,他心里想,嘴边没把门的。不知道不能随便撩汉吗?撩怀孕了你负责吗?就算撩不怀孕,心动了的话也……wait,吉恩心里警铃大作,我在想什么?这时就听旁边的尼诺问道:“最近一段时间有《塔丹妮各号》的重制版上映,一起去看怎么样?”

 

瞧瞧,我说什么来着!吉恩心里倏地蹦出个黑色的小人儿,指着尼诺吱儿哇乱叫:这能怪我想得多吗!看电影!爱情片!玻璃上的汗手印!啧啧啧,这不是小情侣干的事儿吗!拒绝他!拒绝他!

 

对。吉恩觉得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妙,可以说是很gay里gay气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更何况他还得好好学习,老师说不能早恋。于是他义正严辞地拒绝了尼诺:“可以啊。不如就下周六吧。”

 

……靠,什么玩意儿。

 

03.

 

自从约好了周末去看电影,上课的时候吉恩的视线就总往尼诺那边飘,仗着自己坐主角座位,就差把尼诺后背瞄出个窟窿来。老师讲函数,讲到解法,示范了一遍后,看着花名册:“尼诺,你来试试上节课的思考题吧。”

心眼可多的肮脏成年人尼诺慢吞吞站起来,打量了一下,约摸着这题对于高中生来说应该不简单;自家祖传斯托卡的名声不好听,保密工作更不好做,还是低调点,好干活。于是站直身子,一脸诚恳地说,“抱歉,老师,我不会做。”

 

一直在后面盯着他背影看的吉恩心里想,嗯,很好,连回答不上问题都这么坦率爽朗。他发觉自己的问题很大了——可是没办法,恶友怎么看怎么顺眼。少年人的心动大概都带着这么点盲目,不说孤注一掷,多少也有些昏头昏脑,心里眼里的不自觉全是理直气壮的年少轻狂。

 

一眼两眼看过去还好,三眼四眼也勉强,但是一整天一直往那边瞟可还行?尼诺本人就是干这个的,对目光敏感得一比,被反斯托卡了几天简直如芒在背,已经在心里惴惴地琢磨自己是不是被吉恩识破了。我们小王子可真是冰雪聪明看透一切啊,看来最近得收敛一点。于是放学也不去甜品店了,斯托卡也不做全套尾随到厕所了,照片也很少拍了。“你的相机呢?”“坏了坏了。”

 

两回下来,吉恩心里也犯嘀咕:他别不是在躲着我吧。于是转而有点忧郁:果然是我想太多了,什么撩到飞起,什么一见钟情,什么形影不离,都是不存在的,是假的,加了特技的。

 

俩人各怀心思,别扭了将近一周,还是尼诺憋不住:再没有产出的话王宫里的顶头上司该炸毛了。于是放学之前脖子上挂好相机,又是好好地笑一笑,大家当无事发生过:“对街新开了家冰点,第二份半价,今天一起去吃吧。”25岁的尼诺果然还是太naive,完全不比将来四十岁时候的老谋深算没脸没皮——他约吉恩哪里需要用到第二份半价这种白烂借口。只要他想约,从来没有约不到的时候。

果然,吉恩看了他一眼,心里豁地敞亮了不少,嘴唇又抿了起来:“嗯。”

 

04.

 

从坐在店里,尼诺重操旧业,又鼓捣着相机开始,吉恩觉得冰淇淋都甜了不少。一份草莓的和一份巧克力的,一人面前一份小蛋糕,旁边还放了打包给萝塔的。有吃有喝有恶友,这才是终极版的人生。

 

“你的相机修好了啊。”

“没好呢。但是时间久不拍怕生疏了,练练手感而已。”尼诺谎扯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拍不出照片怎么会有手感。”

“有啊。”尼诺眨眨眼睛,“重要的是对拍摄对象的感觉,不是摄像机本身啊。”

 

吉恩心里扑通一下子,突然想得特别开。什么歪心思都不要有,现在这种有甜品吃,有恶友搭伴插科打诨评价蛋糕口感的生活岂不更美滋滋——想到这里吉恩心里还有点小痛痛呢。

 

不过与其鸡飞狗跳搞不好还要友尽,安定当免费模特的待遇显然好不少。这么稳稳当当陪在旁边,一年两年过去了,三年五载过去了,想想人一辈子能有几个积年累月的恶友,也就觉得划算了,至少这波不亏。

 

行的,这逻辑没毛病。

 

想通是想通的事,委屈是委屈。吉恩又往嘴里填了一口冰淇淋,心里转转不去的那点小情绪经过甜味的奶油一衬,就更显得酸。

 

“对了,之前约好了明天去看电影的。”尼诺放下相机吃了一口冰淇淋,“票已经买好了。明天在哪见?”

 

吉恩放下勺子,“电影院门口好了。”

这还酸什么,日子简直太甜了好吧。

 

05.

 

日常穿学生制服的时候看不出,但是周末换上常服,尼诺的身材就显出来了。虽然他和吉恩一样看上去身材匀称修长,可是吉恩当然知道其中的差别——和自己的瘦弱纤细不同,尼诺身上可是很有料的。他穿修身高领毛衣简直是人间绝景,迎面过来的女孩子盯着他看,手里的红丝绒纸杯怼在了旁边女伴的衬衣上都不知道。这种情况统称尼诺高领毛衣杀人事件,在他穿短靴和紧身裤的时候尤甚。

 

所以尼诺为什么还没有交女朋友:身材绝佳,个头出众,长相完全熟系,声音还低沉磁性——现在的女孩子不是就喜欢这个泰普的吗?

吉恩认认真真琢磨了一会儿,完全忘记他自己也是妹子们眼里的大杀器。穿米色风衣长身玉立地杵在影院门口这么一会儿,已经有几个妹子偷眼往这边看,甚至猜起了拳——“输的去要邮件地址!”。但是终究是不会有人来要的:独身一人时吉恩的神情总有些神游天外的意思,好像随时在思考“我是谁我在哪”的小神仙,总之看起来不应该和凡人做朋友。

 

“抱歉,我来晚了。”尼诺背着斜挎包从街角拐过来,“影院不允许带相机,我就放在包里了。”

 

“没有,我也是刚到。”吉恩抬起头把尼诺映入眼里,神情顿时变了个样子——之前冷冷淡淡懒懒散散的整个人,像加了一层buff一样,透出温暖和欢喜的光明。表情看不出明显变化,但是眼神亮起来了,神态柔和得和刚刚判若两人。

 

一旁还在为猜拳结果小声推诿的几个妹子看着换了个人似的吉恩,集体呆呆地愣了一会儿。

“......他好像已经有恋人了......了吧。”

“嗯......好像是诶......”

“还、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嗯,有道理。”

 

两人分别抱着一大杯碳酸汽水坐在门口等了十分钟电影才开场。走过昏暗的过道进入影厅,吉恩在上台阶时避让不及,被后边的客人撞了一下。走在前面的尼诺立刻回头低声问:“怎么了?”

吉恩摇了摇头:“没事。”

 

尼诺听他这么说,牵过他没拿饮料的那只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把他与别人隔开。尼诺指节修长,掌心干燥温暖,被他攥着的吉恩手心却渐渐渗出汗来。

不行......心跳,抑制不住。吉恩看向身边尼诺的衣角,衣角旁边是他的背包;背包里面是相机,他每天都拿着;相机里面,则满满的全是自己。

 

——这种扑通扑通、乱七八糟却又满满当当的感觉,用友谊怎么能够描述得完呢?

 

一直到电影看完,两人的手还是没有分开。这可不是尼诺耍流氓:电影刚刚开始,一只修长的手就从旁伸过来,扣住了尼诺的左手。手掌冰凉,却握得紧紧的,一点不容他甩脱。尼诺偏过头去看始作俑者,却见他眼睛直直盯着屏幕,丝毫看不出心虚。

 

电影屏幕明明灭灭的光打在他脸上,谢天谢地,尼诺看不出他脸红。

 

片尾曲响起,观众们陆陆续续起身向外走,吉恩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两只手还是牵着——尼诺荒诞地感觉,自己好像被比自己小十岁的小王子反撩了。人生污点啊。

 

一直到人都走尽了,吉恩才突然放开了手,站起来往外走。动作行云流水,压根没有看尼诺。

 

尼诺挑挑眉,慢慢悠悠起身跟了上去。

 

“吉恩。”影院昏暗的出口通道里,尼诺叫了他一句。

 

吉恩停下脚步。

 

“尼诺,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没头没脑地,他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你回头看看我啊。”尼诺话音里带着笑,这么叫他。

 

吉恩转身。下一秒,已经被人摁在了墙上。

 

他花了整整三秒时间,确定嘴唇上的触感是柔软、温热并且真实的。

“你......”

“嘘。”

 

在这段短短的走廊走尽前,两只手再次牵起了。交握着,指节互扣。

 

然后,门打开了,阳光洒进来。

 

-FIN-


 
评论(26)
热度(179)
高速路漂移撞围栏
© 锦生 | Powered by LOFTER